2022年5月13日星期五

新冠疫苗不是獸印記的八個原因


「他在頭一個獸面前,施行頭一個獸所有的權柄,並且叫地和住在地上的人拜那死傷醫好的頭一個獸。又行大奇事,甚至在人面前,叫火從天降在地上。他因賜給他權柄在獸面前能行奇事,就迷惑住在地上的人,說:要給那受刀傷還活著的獸作個像。又有權柄賜給他,叫獸像有生氣,並且能說話,又叫所有不拜獸像的人都被殺害。他又叫眾人,無論大小、貧富、自主的、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額上受一個印記。除了那受印記、有了獸名或有獸名數目的,都不得做買賣。在這裡有智慧:凡有聰明的,可以算計獸的數目;因為這是人的數目,他的數目是六百六十六。」(啟13:12-18)

一直以來,基督教圈子裡都有些教派及信徒,胡亂引用社會時事去解釋啟示錄。換句話說,他們會將現代發生的事套進啟示錄的預言,力指那些預言已經應驗了。就像不久之前,極端教派在媒體宣揚歐洲某些國家立法為剛出生的嬰孩體內植入晶片,晶片(他們認為)就是獸的印記。但後來證實這個新聞原來是假的。有份轉發這些資訊的信徒就作了假見證。現在,極端教派/陰謀論者也大肆宣傳接種新冠疫苗就是接受獸的印記,並且呼籲忠心的信徒寧死也不要打疫苗。本人對那些純為健康為理由而選擇不接種的信徒是表示尊重,不會阻止你的決定。但我也希望你們不要勸阻人接種,因為大量醫學數據已指出已接種的人,就是感染了病毒,他們患重症及死亡率會大大減低。然而,若有人試圖用宗教的理由,甚至是曲解聖經去妖魔化疫苗,叫人拒絕當地政府的衛生部門及大部分醫學專家的防疫工作,讓這個病毒繼續肆虐,繼續侵害人體甚至使人死亡,這就是極其沒有愛心及不負責任的行為。

我在這裡不討論醫學數據,我只用正意去解釋聖經,給讀者清楚指出接種新冠疫苗不是受獸印記的八個理由:

1.   啟示錄6-20章根本是指將來末世最後數年的情況,不是現在。啟11:3,6說「我要使我那兩個見證人,穿著毛衣,傳道一千二百六十天。...這二人有權柄,在他們傳道的日子叫天閉塞不下雨;又有權柄叫水變為血,並且能隨時隨意用各樣的災殃攻擊世界。」接著啟11:15說「第七位天使吹號,天上就有大聲音說: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國;他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獸印記在啟13章才有提及,很明顯敵基督及獸印記是在末世的數年(一千二百六十天)才出現。請問陰謀論者認為世界已經進入末世的最後幾年嗎?那兩個傳道三年半的見證人是誰?他們出現了嗎?十多年前已經有異端「真理天城」說其中一個見證人已經出來,他自稱叫「以利亞」,還形容他能行神蹟。但現在已經過了十多年,請問那個「以利亞」死了嗎?死了復活了嗎(聖經說他們死後三天半復活)?世界結束了嗎?神的國降臨了嗎?可見這些胡亂引用及曲解啟示錄預言的都是妖言惑眾。

2.   就是你不相信啟13章是末世最後數年才會出現,我們單看這段經的上文下理也能證實接受獸印記絕不是現在的事。啟13:1-2說「我又看見一個獸從海中上來,有十角七頭,在十角上戴著十個冠冕,七頭上有褻瀆的名號。我所看見的獸,形狀像豹,腳像熊的腳,口像獅子的口。那龍將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權柄都給了他。」。請問這個十角七頭的獸是誰?牠出現了嗎?若沒還未有出現,何來獸印記?

3.   「又賜給他說誇大褻瀆話的口,又有權柄賜給他,可以任意而行四十二個月。獸就開口向神說褻瀆的話,褻瀆神的名並他的帳幕,以及那些住在天上的。」(3:5-6)。聖經指出這個獸只能任意而行四十二個月(三年半)。請問這三年半開始了嗎?若已經開始,你是否相相信三年半之後世界就結束,主耶穌就回來?

4.   「又任憑他與聖徒爭戰,並且得勝;也把權柄賜給他,制伏各族、各民、各方、各國。凡住在地上、名字從創世以來沒有記在被殺之羔羊生命冊上的人,都要拜他。」(13:7-8)。請問這個獸何時與聖徒爭戰?牠已經制伏各族、各民、各方、各國了嗎?若你認為全世界大部分國家及教會已被共濟會秘密地控制了,為甚麼大部份基督徒還沒有被殺?若你認為大部分基督徒已被迷惑,所以敵基督不用殺他們,那麼為何你們這些「忠心」不拜獸印記,並積極揭發及反對敵基督/共濟會的人沒有被殺?本人不是完全抹煞世上真有些秘密的組織秘密地計劃一些陰謀的可能。然而,當有人言之鑿鑿、繪聲繪影地公開揭發出來,我就知道那些東西多數都是虛構或誇大了,因為若是這麼秘密的組織及秘密的計劃可以這麼容易被知道及在互聯上公開發表,那還算是甚麼秘密?再者,若這些秘密組織真如他們所形容的勢力龐大,甚至控制了各國政府(深層政府?),為何揭發他們的人可以安然無恙?所以他們的理論根本上的自相予盾、不攻自破的,只能欺騙無知的信徒。

5.   「我又看見另有一個獸從地中上來有兩角如同羊羔,說話好像龍。他在頭一個獸面前,施行頭一個獸所有的權柄,並且叫地和住在地上的人拜那死傷醫好的頭一個獸。又行大奇事,甚至在人面前,叫火從天降在地上。」(13:11-13)。這裡聖經記戴在另一個獸,牠能行大奇事,能叫火從天降在地上。請問這事發生了嗎?請問這個叫火降在地上的獸是誰?共濟會能行這樣的神蹟奇事嗎?可否舉一個真實有證據的例?

6.   「他因賜給他權柄在獸面前能行奇事,就迷惑住在地上的人,說:要給那受刀傷還活著的獸作個像。又有權柄賜給他,叫獸像有生氣,並且能說話,又叫所有不拜獸像的人都被殺害。」(13:14-15)。請問這獸所造的像建在哪裡?聖經說不拜獸像的人都被害,這是現在發生的事嗎?我和我認識的基督徒都沒有拜獸像,為何不見我們沒有被殺?若硬說我們已經不知不覺接受了獸印記,所以敵基督不殺我們,那麼你們這些「忠心」反對接受獸印記的人呢?為何仍存生存?啟示錄13章真是指現在的光景嗎?

7.   「他又叫眾人,無論大小、貧富、自主的、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額上受一個印記。除了那受印記、有了獸名或有獸名數目的,都不得做買賣。」(13:16-17)。這個印記是拜獸像之後發生,目的是要地上所有人都拜牠,否則就要處死,或不可作買賣,結果都是死。直接點說,敵基督是要人公開否定信仰,公開以牠為神那樣膜拜牠,不是要人不知不覺地做了一些有關公共衛生的事(如打疫苗),這就算是拜牠了。受獸印怎會是如此輕鬆、如此蒙混過關的事?

8.   印記(mark)的目的,明顯是要讓人看見並以資識別,否則人如何辨認誰受了印記誰沒有受?打新冠疫苗會留下可看見的印記嗎?至於右手上或是在額上,我們都知道打任何針都不會打在額上,也甚少打在右手,為大部分人都是右手便利,所以打針通常會打在左手。所以接種疫苗的目的及方法都與受獸印記大不相同。這樣把受獸印記與打疫苗混為一談,實在是牽強附會,荒謬無倫,除非你把經文大量地靈意化解釋才可以,這正正就是異端及極端教派慣常的解經法任意經文明顯直接的意思強解為符合他們另類觀點的意思。

讓我重申,你若有醫學理由不去接種疫苗,我表示尊重。但若有教派或信徒以曲解聖經來勸阻人甚至恐嚇人不接種,這才是真正敵基督的行為,因為牠是說謊話人之父,神必追討他們的罪。

現在讓我們探討一下那些曲解聖經的人勸人不打疫苗的教派有何目的。我認為有二,第一,就是那些極端教派想藉著他們製作的資料(無論是文字或影音)去吸納與他們持類同觀點的人。基本上,我們這些與他們見解南轅北轍的信徒都不會主動搜尋及查看他們的資訊,因為一早都知道他們的解經都是標奇立異、斷章取義、嘩眾取寵。然而,本身已經有點陰謀論心思,對許多事都有懷疑的人卻有可能被吸引過去,這就是所謂的「圍爐取暖」或「物以類聚」的心態。第二,他們吸引了那些同意他們觀點之人的注意,第二步就是使他們離開信仰純正的教會而加入他們的教派,因為按他們的主張,大部份教會已經被敵基督迷惑,接受了獸印記,只有他們不接種的才是真正向主「忠心」的教會。這樣,一大批不願接種疫苗的信徒就離開他們原屬信仰純正的教會,而走進那些極端教派當中,因為這樣才是「真正的信徒」。就算有些信徒對這些教派其他教義有保留而不加入,他們也選擇不到任何教會聚會,也不願與其他基督徒多相交,漸漸變成一班離群的羊。個人認為這才是敵基督利用陰謀論分化教會及削弱教會能力的主要目標。

2022年5月9日星期一

安息日會源於假預言,基於假先知,數條教義非正統

Nathan Busenitz

譯者:小草

何為安息日會?

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始於一個獨特的運動,最初是由一位名叫威廉·米勒(William Miller1782-1849)的普通傳道人開始的。米勒開始對聖經(尤其是對但以理書8:14)進行個人研究,這使他確信基督將在1843321日至1844321日之間回來。當他的這個預言失敗時,米勒和他的跟隨者重新調整日期,他們宣稱耶穌第二次降臨的日子是在18441022日。

但是主並沒有在18441022日回來,米勒的跟隨者(被稱為米勒信徒)經歷了他們所謂的「大失望」。大多數米勒的跟隨者意識到他的預言是完全錯誤的。但是一小部分米勒信徒堅持認為,米勒所確定的日期不可能是錯誤的,安息日會就是從這一小部分米勒信徒產生出來的。他們聲稱米勒的錯誤不在於他的數學計算上,而是在於他預計那一天所要發生的事。因此,他們得出結論,有重大的事件發生在1844年,儘管不是基督的第二次降臨。

腓利·強生(Phil Johnson,約翰.麥克亞瑟教會的牧師)指出了,這種源於錯誤的預言建立宗教運動的諷刺性:

19世紀40年代初期,米勒信徒發起的運動已發展成一種巨大的國際現象。在1843年的五個月裡,僅在紐約就分發了600,000份米勒信徒的出版物。人們賣掉自己的房屋,把他們的財產送給人,放棄他們的生計,以表明他們對威廉·米勒的預言的信心。

當然,基督並沒有在米勒活著的時候回來;也沒有在那個世紀回來。米勒試過一兩次調整日期,但是他本人放棄再調整他的計算來保持這種期望。最後,米勒在困惑和幻滅中去世,他自己從未加入安息日會。

迄今為止,安息日會信徒將米勒對基督第二次降臨的錯誤預言稱為大失望。安息日會就是建立在這樣一個看上去搖搖欲墜的基礎上,這個基礎就是一個虛假的預言,這個假預言以失望和信徒在全世界面前的難堪而告終。

但是,安息日會運動卻從「大失望」中產生出來。

安息日會信徒相信18441022日發生了什麼?

根據安息日會的教導,基督作為教會的大祭司目前正在天上從事贖罪和調查審判的最後工作。18441022日,基督從天上的聖所進入至聖所,以完成贖罪的工作。

安息日會正式的教義是這樣解釋的:

天上有一個聖所,是主所支的,不是人手所支的真帳幕。基督在其中為我們服務,為了使信徒能獲得祂在十字架上,只一次獻上的贖罪祭的好處。祂升天時,即就任我們的大祭司,並開始祂代求的工作,這是地上的大祭司在聖所中的工作所預表的。在主後1844年,2300日預言時期結束之時,祂進入了祂贖罪工作的第二階段,也是最後的階段,這是地上的大祭司在至聖所中的工作所預表的。(基本信仰第24條,小草譯注:此信條是從安息日會中文信條複製而來的,並非我的翻譯)

米勒錯誤的預言卻得到了一位名叫愛倫·哈蒙(Ellen Harmon1827–1915)的年輕女子的創造性的解釋,該女子聲稱在1844年「大失望」後不久,就開始經歷異象。哈蒙被認為是先知,婚後名叫懷愛倫(Ellen G. White)。從此,懷愛倫開始多產的教導和寫作生涯,她對聖經的解釋和所謂的啟示成為安息日會運動的主要基礎。

今天,全世界大約有1800萬安息日會信徒。

福音派如何評價安息日會運動?

一些福音派人士認為,安息日會應該被公認為只是另一宗派。但我不同意。

歷史上,福音派和基要主義者將基督復臨安息日運動視為邪教。儘管在過去的幾十年裡,宗教大聯合的精神已經滲透到福音派裡,但是,官方的安息日會神學仍然存在重大的缺陷,這是福音派基督徒應該認真考慮的。

我對安息日教義的三個最大的擔憂如下:

1.     對基督贖罪之工的理解是不符合聖經的

新約聖經說,基督的贖罪工作已在十字架上徹底完成(約19:30)。主耶穌在完成降世的使命之後,已勝利地坐在了天父的右邊。希伯來書的作者清楚地說:

凡祭司天天站著事奉神,屢次獻上一樣的祭物。這祭物永不能除罪。但基督獻了一次永遠的贖罪祭,就在神的右邊坐下了。從此等候他仇敵成了他的腳凳。因為他一次獻祭,便叫那得以成聖的人永遠完全。(來1011-14

任何關於基督需要在天上執行額外的贖罪工作的觀念(正如安息日會神學所教導的)都與這些經文相違背,並且低估了基督在各各他所成就的一次永遠的贖罪功效。

安息日會神學存在重大缺陷,這是應該使福音派基督徒認真考慮的。在舊約裡,當大祭司在贖罪日進入至聖所時,他是進入到神的榮耀中。(利162)安息日會教導說,基督一直到18441022日才進入天上的至聖所,這就錯誤地暗示主耶穌直到那一天才進入到神的榮耀同在中,但這顯然不是聖經所教導的。(徒755-56;羅8:34;弗1:20;歌31;彼得3:22

以色列的大祭司一旦進入至聖所後,就會迅速完成他們的職責,然後就離開。作為罪人,他們不被允許在上帝的面前逗留。但是,當主耶穌進入天父的同在時,祂坐了下來(可1619,路2269,希138110:12122),這不僅是因為祂是完美的,還因為祂的贖罪工作已經徹底完成。

基督通過祂在各各他的救贖之工,使所有屬祂的人得以進入神的同在中(來414-161019-20)。分開聖所和至聖所的幔子在基督死時被撕裂為兩半(可1538),而不是十八個世紀之後才被撕裂的。聲稱耶穌等到1844年才進入天上的至聖所,是低估了祂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完全的、和最後的贖罪之工。

還應注意的是,安息日會的教義裡說,耶穌的「調查審判」工作是祂最後的贖罪工作的一部分,但這是與因信稱義的教義相違背的。因為這種調查審判注重於基督徒所做的工作,這就削弱了信徒唯獨靠恩典也藉著單單信靠基督得救的真理。

2.     錯把懷愛倫當作權威的女先知

作為福音派的基督徒,我們僅以聖經為最終的權威。我們相信神所啟示的是無誤的,權威的,和全備的。(參見提後316-17)因此,我們拒絕任何其他可能置於聖經之上或與聖經同等的屬靈權威。

安息日會同樣堅持認為聖經是他們唯一的信條。但是,他們這樣的主張卻是可疑的,因為他們同時信奉懷愛倫的預言,他們把懷愛倫的的預言當作是教會的權威。

安息日會基本信仰第18條表達了對懷愛倫預言的固守:

聖經證明先知是聖靈的恩賜之一。這項恩賜乃是餘民教會的一項特徵,我們相信這項恩賜曾顯現在懷愛倫的事工中。她的著作以先知性權威說話,帶給教會安慰、引導、教訓及督責。(小草譯注:此信條是從安息日會中文信條複製而來的,並非我的翻譯)

安息日會運動通過將懷愛倫的著作當作是啟示的和權威的,安息日會的教義不是建立在唯獨聖經上。實際上,懷愛倫的教導被放在聖經之上,因為安息日會是通過懷愛倫的教導來解釋聖經。正如Geoffrey Paxton所說:

我非常擔心,安息日會這種對懷愛倫的使用方式,是對聖經的非新教的態度的一個見證。我擔心許多安息日會信徒都有羅馬天主教那樣的信念,認為聖經對普通的基督徒來說太難理解了。他們就讓懷愛倫來取代聖經,來告訴他們神說了什麼。(引自《安息日會信徒的搖擺不定》,156頁)

腓利·強生(Phil Johnson)更直接地陳述了這個問題:

儘管大多數安息日會信徒都會淡化他們對懷愛倫著作的強調,但實際上,他們確實相信懷愛倫受到了神的啟示,她的著作是啟示的,是超過聖經之外的所有其他資源。

而且,由於安息日會信徒是通過懷愛倫的所謂啟示的著作來閱讀和解釋聖經的,因此,她的著作在實際中比聖經具有更高的權威。聖經根本不能用來糾正懷愛倫的錯誤,因為聖經是由她寫的東西來解釋的。

這就形成了明顯的問題,這顯然是沒有達到福音派對聖經的權威性和全備性的肯定。

3.     在律法上強調守安息日和飲食律來約束信徒

新約教導我們,摩西的律法已在耶穌基督裡成全了(太5:17),基督徒不再舊約之下(路22:20,羅6:14,林後33–6,加324-25,來8613,來1017-1829)。舊約有關飲食的律法(可7:19,使109-16)和遵守安息日(林前2:16)在教會時代對信徒已沒有約束力。堅持認為基督徒還必須遵守這些律法的,就構成了律法主義。

使徒保羅在歌羅西書216-17中清楚地闡明了這一原則:

所以不拘在飲食上,或節期,月朔,安息日,都不可讓人論斷你們。這些原是後事的影兒。那形體卻是基督。

儘管新約聖經中有明確的相反教導,安息日信徒仍堅持遵守安息日(星期六敬拜)和遵守一些飲食律法。

關於安息日,安息日會基本信仰第20條說:

上帝那永不改變之律法的第四條誡命,要求人依從安息日的主──耶穌的教訓與作法,遵守這第七日的安息日,作為休息、崇拜與服務的日子。(小草譯注:此信條是從安息日會中文信條複製而來的,並非我的翻譯)

懷愛倫說,在末世的時候,那些在主日而不是安息日聚會的人會得到獸的印記,因此無法得救。正如安息日會的一份出版物所解釋的,安息日是神聖崇拜的基礎聖經啟示,基督教的遵守主日是起源於不法之人的隱意。(帖27))。(引自《安息日會信徒所信的》第249260頁)但這是與新約在一周的第一日聚會的例子相背,第一日是主耶穌從死裡復活的日子。(太281,徒207,林前161-2,啟110

關於飲食律法,安息日會基本信仰第22條說:

除了適當的運動與休息之外,我們要盡可能採用最健康的飲食,並禁止食用聖經所指明的不潔淨的食物。(小草譯注:此信條是從安息日會中文信條複製而來的,並非我的翻譯)

此信條引用了利未記11,作為對這一教義的聖經根據。這就是為什麼安息日會信徒主要是素食者的原因。

但是,對遵守安息日和飲食律法的堅持則同樣帶著律法主義的痕跡,這是新約時代假師傅的特徵。(參歌28-19,提前43-5)猶太人同樣堅持要求基督徒必須遵守摩西律法的一些方面(徒1515,加22-9)。保羅在加拉太書18–9中直接回應了這種律法主義者:

但無論是我們,是天上來的使者,若傳福音給你們,與我們所傳給你們的不同,他就應當被咒詛。我們已經說了,現在又說,若有人傳福音給你們,與你們所領受的不同,他就應當被咒詛。

這些話是很嚴厲的。但是這些話不是我說的,而是聖經對任何將守律法添加到恩典的福音裡的人的判定。

謹慎查考安息日會神學

應該指出的是,安息日會贊同其他一些非正統的神學特點(例如靈魂睡覺:基本信仰#26,惡人消亡:基本信仰#27),以及(至少在歷史上)堅持他們是唯一的真教會)。

然而,安息日會與基督教分離的主要問題是:(1)他們對基督贖罪之工的非正統觀點;(2)他們不合理地抬高懷愛倫的預言;(3)他們在律法上堅持信徒必須遵守安息日和摩西的飲食律法。

所有這三個問題都觸及到基督教信仰的根基教義。出於這個原因,福音派人士應該非常謹慎地看待安息日會神學。經查考,安息日會的教義特色未能達到符合聖經的正統信仰。

注:作者Nathan BusenitzMaster's神學院的神學副教授。

英文原文發表在Master's神學院的網站上:Evaluating Seventh-day Adventism

https://sites.google.com/site/xiaocaowenji2018/68-3

假教會,假牧師,假基督徒氾濫,如何分辨真假?

約翰.麥克阿瑟(John MacArthur

譯者:小草

我確信,有許多地方以基督教的名義自稱為教會,但他們不是教會;他們有帶領人稱為牧師,但他們不是牧師; 他們有自稱為基督徒的會眾,但他們不是基督徒。他們不是教會,不是牧師,不是基督徒,但他們卻自豪地貼上「基督徒」的標簽。

有個窄門是通向天堂,有條大路聲稱是通往天堂,但實際上是走向地獄。窄門難找,也難通過,因為窄門需要舍己,拒絕自義,認罪,徹底悔改,降服於基督,無論付上什麼代價都要順服和跟隨基督。

現代人對待福音是如此的不牢靠和膚淺,並且是如此的表面化,瑣碎化,情緒化,和心理學化,以致大多數自稱為基督徒的人無法對偉大的救贖教義給出有意義的解釋。他們不知道這些教義,也沒被要求知道這些教義,因為在許多情況下,教導他們的人也不知道這些教義。因此,人們對自己的屬靈情況有錯誤的認識,因為他們甚至不理解什麼是得救的信心,也不明白救贖的福音是什麼。

基督教裡充斥著進行各種宗教活動的人。想一想不計其數的基督教機構,想一想所有的基督教出版業:書籍,音樂,所能想像得到的文學,電視,電臺,等等等。有多少人涉及其中?想一想所有的教會,從羅馬天主教,東正教,到每個聲稱為基督教的,包括邪教,一直到自由派的新教,宗派,再到每個不一樣的教會。現在教會在各地冒出來。當今的想法是,開辦你自己的教會。你沒必要被呼召,也沒必要有恩賜,或有訓練,或被按立,你只要是個企業家。如今,這種教會在各地出現,然後圍繞著帶頭人的個性來改造教會,這些都涉及到人。

真正的問題是:被迷惑和被欺騙的人是沒有通過窄門。他們沒有經過窄門。這意味著什麼呢?為罪悔改,認罪,服從基督的主權,破碎,謙卑,奉獻,無論如何順服主的道。

當你想找出那些被欺騙的人時,就去找那些尋求感覺,祝福,經歷,醫治,天使,以及那些只對信仰的副產品感興趣,而不是對基督感興趣的人。他們沒有全然傾慕於基督的榮耀,奇妙,美麗,和偉大。他們不是投身於尊敬祂,愛祂,服侍祂,聽從祂,順服祂,高舉祂,宣告祂,敬拜祂,承認祂。他們只是為了那些與基督有關的副產品,比如,給我祝福,給我屬靈的經歷,給我屬靈的興奮,給我好的感覺,給我醫治,給我豐富。

因此,當你想找出可能被欺騙的人時,就去找那些只想找尋他們所要的副產品而不要基督的人。正如約翰.派博(John Piper)所說的,「福音並沒有向罪人提供罪人自然想要的東西。」天然的罪人想要什麼呢?良好的感覺,祝福,醫治,幸福,財富,金錢,成功,一群為他工作的天使,所有未重生的人都自然地想要這些,但這不是聖靈在未重生的人心中工作的產物。

福音沒有應許罪人已經想要的東西,福音所應許的是罪人不想要的東西,那就是公義,聖潔,饒恕,天堂,和掌管所有這一切的基督。世界對基督的態度是什麼呢?他們恨祂。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研究基督徒受迫害的原因。主耶穌說,因我的名,你們會被所有人恨惡。他們恨我,他們也會恨你們。

福音指出未重生的人是走向地獄的罪人,指出他們迫切需要救恩,這樣的福音對於他們沒有吸引力。為了得到救恩,罪人必須放棄自己,並接受基督。

其次,還有一種人,他們對一些機構,一些地方,或一些團體的委身,超過對明白和遵從神的道的委身和追求。

第三種人,你會懷疑這些人是不是真的歸信了。他們更專注於神學作為學術興趣,而不是個人的成聖。很多的神學院,在聖經和神學上,充斥著只有學術興趣,卻根本不認識神的教授。所以,他們認為的聖經的意思可能並不是聖經的意思,因為既使他是學者,但天然的人並不明白神的事。這也就不奇怪,神學院裡到處都是自由派的教授,他們誤解福音,誤解創世記,誤解舊約,什麼都誤解,因為沒有重生的人,無論他們受過多好的教育和神學訓練,他們還是不能正確地明白神的事。正如林前2章所說的,只有神的靈知道神的心,只有聖靈賜人理解。所以,你可以去找這種人,他們只對神學和聖經有學術興趣,並不是為了個人的成聖和敬拜而喜愛神的道。

還有另一件事可以在被欺騙的人中找到,他們總是被某個神學問題困住。在我一生中,一再遇到這種人。他們只處理一個被過分強調的神學問題,他們只是在尋找一個平台來闡述這種古怪的觀點。當他們給我寫信時,字寫得小小的,也不間隔,紙的上下正反都用來寫,然後他們還在信封上到處寫,他們所說的一切都是有關同樣的一個觀點。他們想要的只是一個平台,是出於某種自負的需求。真正的基督徒對神學裡某些奇怪的方面不會著迷,而是有種開放的平衡,他們擁抱在基督裡發現的一切智慧和知識的珍寶。

什麼是真信徒的標誌?他們不再是罪的奴僕,是成了義的奴僕。從另一方面來看,我們怎麼判斷真信徒?充滿基督的愛,充滿對神的道的渴慕,渴望聖潔和公義,渴望謙卑和破碎,從心裡盼望順服神勝過其他的一切,渴望敬拜,從不覺得順服夠了,也從不覺得敬拜夠了,所有這些都是信徒生命被改變的證據。

---節譯自《Saved or Self-Deceived, Part 1

https://sites.google.com/site/xiaocaowenji2018/75john-macarthur

2022年5月8日星期日

連買他們的主他們也不承認:拒絕耶穌基督主權的假師傅

約翰麥克阿瑟

小草譯

從前在百姓中有假先知起來,將來在你們中間,也必有假師傅,私自引進陷害人的異端,連買他們的主他們也不承認,自取速速地滅亡。將有許多人隨從他們邪淫的行為,便叫真道,因他們的緣故被譭謗。(彼後2:1 -2

彼得說,假教師的最嚴重的背逆是他們拒絕耶穌基督的至高主權(sovereign lordship of Jesus Christ)。 這就是他們最嚴重的背逆。 現在仔細聽著,有些異端否認基督的無罪性,有的否認童女生子,否認基督的神性,否認祂的代贖,否認祂的身體復活,否認祂的升天,否認祂的再來,否認祂的國度,否認祂永恆的榮耀。 這些都是異端。 但最嚴重的和荒謬的異端是拒絕祂的至高主權。 這就是當前的問題。

這裡有些人可能不會否認基督的神性,他們可能不會在外面否認祂的代贖,儘管他們可能在裡面否認,他們可能不會採取反對童女生子和身體復活的立場,他們可能不會否認基督的再來,甚至還可能傳講基督的再來。 他們可能稱呼基督,宣揚基督,以祂的名義服侍,傳講祂的名,奉祂的的名趕鬼,奉祂的名做許多奇妙的工作,但他們對祂的主權說,不。

那是什麼意思呢? 這意味著他們不願意將自己的生命服在祂的掌管之下。 這裡的問題主要的並不是神學問題,而是道德問題。 揭開他們面紗的不是他們的神學,而是他們的道德。 彼得說,連買他們的主他們也不承認。 這是對主人的比喻。有些人想知道為什麼要加上 「買他們的主」。這是因為一個家主,買下了奴隸,奴隸們理當向他們的主人效忠。 他們擁有家主的名,他們與家主的產業有關,但他們拒絕服從家主的權柄。 這就是這個比喻。 這描述了那些自稱相信基督的人,他們承認代贖,他們承認祂受死買了他們,他們承認他們屬於祂。

無論他們說什麼,雖然他們說自己是屬基督的,但他們拒絕對基督的至高主權說,是,因此他們是假教師。

真正的基督徒樂於承認他們是被買贖的。 我們樂於承認,我們不是憑著能壞的金銀等物,乃是憑著耶穌基督的寶血被買贖回來的。 我們也樂於承認,我們被祂買贖,我們就在祂的主權之下,我們是祂的奴隸,我們是祂的僕人,我們遵從祂的話。 真正的信徒樂於承認:「我是被基督買來做奴僕的, 祂是我的主,我至高的主人,是我的和我所有一切的絕對主宰。」

拒絕耶穌基督的主權,不是被貶為二等基督徒,而是要被詛咒。 如果是真的拒絕祂的至高主權,那是要被詛咒的。 為什麼這麼說呢? 因為彼後21節說:「連買他們的主他們也不承認,自取速速地滅亡。」這是一個持續的背逆,是自作自受。 快速、突然、很快,這就是速速的意思,快速、突然、很快的毀滅,要麼是死亡,要麼是基督的審判的到來。

這是很重要的。 當你識別一個假教師時,有時你不能通過他們的神學來判斷,你必須越過神學,看他們的道德。 你不是問他們承認什麼,因為他們可能承認基督已經買贖了他們。 你要問的是:他們的生活是否表現出對至高的主權的順服?

現在,那些假教師,他們對至高的主權說,不。 他們對這個不感興趣。 他們想做的就是欺騙教會裡的人。 他們想做的是作為撒但的使者,無論他們是否知道,他們中有些人知道,有些人不知道,有些人知道他們是欺騙者,有些人不知道,他們是撒但的棋子,行使欺騙的詭計。

他們對跟隨耶穌基督不感興趣。 他們對把自己的生命交給祂不感興趣。 他們對美德、聖潔、公義、順服、和敬虔不感興趣。 他們的背逆是,用嘴唇稱呼祂,但拒絕祂主宰他們的生命。

他們吸引人。他們談論基督,談論屬於基督,以此吸引人,但他們不服從基督的主權。 他們要自由地以自己想要的方式生活。他們不希望任何人干擾他們的行為。 因此,許多人被帶入歧途,對順服主一無所知。 這正是馬太福音第七章中所說的, 「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唯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不是稱呼基督的人,而是遵行我父旨意的人,是順服主的人才能進天國。

為什麼他們會如此受歡迎? 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跟隨他們? 因為他們既可以有基督,也可以有罪。「將有許多人隨從他們邪淫的行為。」(彼後2:2)邪淫的行為是不道德的性行為,是墮落的、放蕩的、沒有節制的,不道德的性行為。 他們傳講一位救主,但他們不要主。為什麼? 因為他們要滿足自己的情欲。

他們的行為不道德,是放蕩的人。他們是神學上所說的反律主義者,反對任何規則或準則的人。 他們不接受對肉體欲望和性放縱的任何約束。 看看猶大書第4節是如何說他們的,「將我們神的恩變作放縱情欲的機會。」他們把神的恩典變作放縱情欲的機會。 那是什麼意思呢? 這意味著他們過著淫亂、放蕩、不道德的生活,他們說,「這都被恩典所遮蓋。」猶大在第4節同樣說道,「他們不認獨一的主宰我們主耶穌基督。」他們可能不否認祂的神性。 他們可能不否認祂的受死,祂的復活,祂的再來。 但他們不要祂妨礙他們的生活方式。

我們必須過某種生活才能使我們的福音可信,不是嗎?「你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太5:16 如果你不這樣生活,他們就會嘲笑上帝,他們會嘲笑祂。 正是因為這些假教師的存在,便叫真道因他們的緣故被譭謗。

節譯自《A Portrait of False Teachers, Part 2

https://sites.google.com/view/xiaocaograss/227%E8%BF%9E%E4%B9%B0%E4%BB%96%E4%BB%AC%E7%9A%84%E4%B8%BB%E4%BB%96%E4%BB%AC%E4%B9%9F%E4%B8%8D%E6%89%BF%E8%AE%A4%E6%8B%92%E7%BB%9D%E8%80%B6%E7%A8%A3%E5%9F%BA%E7%9D%A3%E4%B8%BB%E6%9D%83%E7%9A%84%E5%81%87%E5%B8%88%E5%82%85%E9%BA%A6%E5%85%8B%E9%98%BF%E7%91%9F%E5%B0%8F%E8%8D%89%E8%AF%91?authuser=0

2022年5月6日星期五

真耶穌教會是否定三一神論的異端大雜燴

小草

真耶穌教會(True Jesus Church,簡稱 TJC)是1917年在中國北京創立的,主要的三個創辦人是張靈生,魏保羅,和張巴拿巴。真耶穌教會最嚴重的錯誤是否定三一神論,所以他們所信的神並不是聖經所啓示的三一真神。而且,由於這三位都接受過五旬宗和安息日會的一些教導,他們創辦的真耶穌會裏還混雜了靈恩派和安息日會的錯誤。

下面就具體來看真耶穌教會的教義,下圖截自發表在真耶穌教會官網上的《真耶穌教會的教義》:

 


上圖所示第一條就赤裸裸地否定了三一神論,第二條就進一步否定了主耶穌所教導的,「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太28:19)所以,真耶穌教會所信的不是聖經所啓示的聖父、聖子、聖靈的三一真神,他們也不遵從耶穌的教導,在洗禮上還擅自添加聖經所沒有的條件:要在活水中,面向下。所以,真耶穌教會不是符合聖經的基督教,而是異端。

上圖所示的第三條,以說方言(靈言)爲憑據的聖靈內住充滿。這是來自靈恩派的錯誤教導。每個重生得救的基督徒都有聖靈的內住,這並不是以說方言來證明的,而是神的應許。聖靈的充滿也不是就要說方言,約翰.麥克阿瑟牧師在他的《聖經所說的聖靈充滿是什麽意思?(麥克阿瑟,小草譯)》一文來說:

被聖靈充滿的意思就是被基督的真理所主宰……再次提醒你們,靈恩派已經扭曲了被聖靈充滿的意思,他們把聖靈充滿與倒下,口出含糊不輕的聲音,物質的豐富,身體的醫治,和各種各樣外在的現象聯在一起,但這些都與聖靈充滿毫無關係。

上圖所示的第四條,當守星期六的安息日。這條是來自安息日會的錯誤教義,安息日會是源自假先知的假預言。守安息日的錯誤在於:

舊約有關飲食的律法(可7:19,使109-16)和遵守安息日(林前2:16)在教會時代對信徒已沒有約束力。 堅持認爲基督徒還必須遵守這些律法的,就構成了律法主義。使徒保羅在歌羅西書216-17中清楚地闡明了這一原則:所以不拘在飲食上,或節期,月朔,安息日,都不可讓人論斷你們。這些原是後事的影兒。那形體却是基督。(引自《安息日會源假預言,基假先知,數條教義非正統(NATHAN BUSENITZ 小草譯)》)

在真耶穌教會的十大信條裏,其中有一條是:「信本會系耶穌基督藉晚雨聖靈所設立,爲復興使徒時代之真教會。」這種晚雨聖靈,還有早雨聖靈,是來自安息日會的假先知懷愛倫的說法。懷愛倫在她的著作裏說,「使徒時代所降下的靈是早雨,成績輝煌可觀。然而晚雨却必更爲豐盛。」她的這種早雨晚雨的說辭是來自經文「因他賜給你們合宜的秋雨,爲你們降下甘霖,就是秋雨、春雨,和先前一樣。」(珥2:23)把降下秋雨春雨,當作是聖靈的兩次降下,也就有了所謂的早雨聖靈,晚雨聖靈。靈恩運動裏也有所謂的春雨或晚雨運動(Latter Rain Revival)。

綜上所述,真耶穌教會是否定三一神論的異端,既有靈恩派的錯誤,也收納了安息日會的錯誤教義,簡直就是個異端大雜燴。它並不是屬耶穌的真教會,更不是在復興使徒時代的真教會!

https://sites.google.com/view/xiaocaograss/83%E7%9C%9F%E8%80%B6%E7%A8%A3%E6%95%99%E4%BC%9A%E6%98%AF%E5%90%A6%E5%AE%9A%E4%B8%89%E4%B8%80%E7%A5%9E%E8%AE%BA%E7%9A%84%E5%BC%82%E7%AB%AF%E5%A4%A7%E6%9D%82%E7%83%A9?authuser=0

2022年4月30日星期六

基督徒應該接種疫苗嗎?


Jonathan Sarfati

  • 疫苗是神讓我們發現其中一個最重要的進展去舒緩墮落咒詛帶來的後果。
  • 疫苗藉著已死或被減弱的病菌去訓練我們的免疫系統(這是神的設計),以致它能預備消滅入侵的病菌。
  • 許多疾病已被疫苗消滅或大大的減少。除此之外,我們沒有其他可靠的解釋為何某種疾病會在某種疫苗普遍接種後大大地減少。與此同時,同一種疾病卻在疫苗接種率低的地方爆發。當我們知道免疫系統是如何運作,這些結果是完全符合期望的。
  • 沒有東西是百份百安全的。然而,疫苖的安全性不應與不可能達到之完美去比較,只能與不接種的安全性(或不安全性)比較。舉例說,新冠肺炎(Covid-19)的疫苗比新冠病毒安全1000倍!
  • 疫苗被指控是危險的毒藥。但任何東西是否有害是取決於它的份量。疫苗裡的「有毒物質」比注射的毒品低許多倍。有些天然在我們身體裡的「毒素」比在疫苗裡的更多。某些知名的食品內有害物質的份量也比疫苗裡的多很多。
  • 疫苗不會引致那疾病,因為它們是從非傳染的生物個體研發出來的。有些人接種疫苗後就患了那個病,這是因為他們是在免疫系統被訓練之前已被感染,所以就被誤解是疫苗引致那疾病。這是一個因果倒置的謬誤。亦有一些個案是他們其實患了另一種病(如普通傷風而不是感冒)。
  • 沒有統計上有力的證據支持疫苗引致自閉症,但卻有許多證據顯示它們不會。
  • 「我們信靠神會醫治我們」的宣稱是不成立的。原因有二。第一,這樣宣告的人通常也會包裹傷口及配戴安全帶,而不是因相信神不會使他們受傷害而任何措施都不做。第二,有關神主權的教義也告訴我們,祂是透過祂賜予研發及分派疫苗的人智慧去醫治我們。
  • 疫苗沒有墮胎嬰兒的成分。不錯,有些對抗病毒性疾病的疫苗是根據40年前兩個墮胎嬰兒的细胞系作指導,但今日沒有嬰兒是被墮來製造疫苗。從道德方面看,若有其他選擇,最好是使用另外方法。但若沒有,這亦與使用一個被殺之人的器官去救病人沒有分別,只要那受惠的人沒有參與殺害那個死去的人。
  • 在大部份的司法管辖區,兒童是否接種疫苗是由家長決定。成年人接種疫苗則是自己的選擇。雖然接種疫苗也會有短暫及真實的風險,但總體來說它們是小的,並且不接種的長遠風險遠比接種高。一般來說,歷史告訴我們,疫苗對防止重症及死亡是安全及有效的。我們呼籲大家就有關個人及家人健康去徵詢醫生的意見;本文不應被視為對個人特別的醫學建議。

節錄及翻譯自 "CMI, vaccines, and vaccination"
by Jonathan Sarfati

基督徒不能免疫於陰謀論


Joe Carter

起初,神在東方的伊甸造了一個園子,並把亞當及夏娃放置當中。不久之後,撒但就進入園中傳播第一個陰謀論。

陰謀論是企圖把一件事或一個狀況解釋為一個秘密的計劃,發起人通常是一些很有權力的陰謀家。撒但說服夏娃相信神(聖父、聖子、聖靈)就是最有權力的「陰謀家」,企圖秘密地阻止始祖們看見他們可以「如神能知道善惡」的真相。夏娃就是這行列上(從諾斯底主義者到地平論主義者)第一個相信有強大力量掌控了秘密資訊的人。

自此以後,撒但在神兒女身上曾留下不少這方面的痕跡。然而,我們今日的科技使陰謀論的傳播有機會比新冠病毒的傳播更快。網上的領域,因容許鼓吹反智及種族個人主義,就成了各樣古怪陰謀論的繁殖溫床。

一個主要的例子來自法國一個陰謀論的網站。它宣揚新冠肺炎(COVID-19)是因5G技術發出的波譜產生。你可能認為這個信念只是愚蠢但無害。你就錯了。在歐洲各地,5G的陰謀論者正在婪燒電訊塔及攻擊電訊員工。

現在又出現好些關於新冠病毒的新陰謀論。它們有些甚至是極為離譜的,如新冠病毒是比爾蓋茨(Bill Gates)創造出來的人造生化武器。(不難發現,這理論與「匿名者Q “QAnon”、現代一個極右翼的超級陰謀論組織有關。)

某些人在某些地方相信某些荒謬的事並不出奇。但令人震驚的是,許多基督徒不只相信那些陰謀論,還在社交平台公開鼓吹。你不難在Facebook發現基督徒(有時甚至是牧者或教會領袖)發表一些他們不可能知道是事實的言論。我們確實需要多點談論為何這麼多基督的跟隨者在散播假資訊。但我們也不需要先作一個複雜的社會學分析,才能指出那些毀謗就是罪。

Jon Bloom說,毀謗就是當某人就另一個人說一些不真實的話,無論是有意或無意,結果令到那人的聲譽受損。聖經清楚地說神恨惡毀謗(6:16, 19)。保羅把有這樣行為的人稱為神所憎惡的(1:30),並且雅各稱它為鬼魔的行為(3:15-16)。我們甚至不能毀謗我們的仇敵(5:43-48)

事實上,沒有多少教會有正面處理(更遑論紀律處分)那些參與毀謗的人,這誠然是一個醜聞。

陰謀論者可能反駁說他們說的是事實,所以不算是毀謗。若這說法是成立的,他們必然擁有那些陰謀家參與某些秘密行動的證據,然而他們卻從有沒有得到。

許多基督徒哲學家定義「命題知識」”propositional knowledge” (即整個命題都是正確的)為一個經證實的真實信念。得著知識就是將真相,在有足夠的根據下,在思想及經驗上表達出來。因為陰謀論的唯一根據就是不可靠的傳言,它們不能符合知識的標準。所以,他們不擁有真理,並且犯了毀謗的罪。

基督徒為撒但作工

但若他們相信它是真實的又如何?我們可否說他們是錯誤卻不算犯罪?

1950年,Sir Peter Medawar在一本評論哲學的期刊Mind裡面說:若某人在欺騙其他人之前,他完全地欺騙了自己,那麼他就能逃過不誠實的指控。這是一個很寬大及感性的說法,但這也不是我們基督徒可以採用的。正如神不容許基督徒政治家可以豁免說謊,照樣,祂也不會容許社運領袖或教會牧者毀謗,儘管他們他們真心相信那些謊言。他們有責任去證實有可能是毀謗的宣稱。畢竟,在審判的大日,我們都要為我們說過的每一句閒話(或譯不小心的話)負責(12:36)

同樣地,若我們對那些人的毀謗視而不見,神也會追究我們。當我們的基督徒友伴犯罪,耶穌期望我們去面對他們,甚至將他們帶到教會去處理,若他們拒絕聽從(18:15-17)。事實是,沒有多少教會有正面處理(更遑論紀律處分)那些毀謗的人,這誠然是一個醜聞。我們選擇保持緘默,因為他們「怎樣也不會聽我們的」,這不是愛心,也不是虔敬。我們要面對那傳播謊言的人;聖靈會負責改變他們的心。

若我們不這樣做,我們會給注視我們的世人一個印象:耶穌跟隨者的那種行為是可接受的。它不是,並且基督徒不應容忍及接受來自魔鬼的東西。現代許多基督徒傳播的陰謀論其實是異端邪教、新紀元異教徒或反對基督教的密契主義者編造出來。最終,所有毀謗性的陰謀論都是源於撒但。若我們被真理的聖靈充滿(14:17),我們就不會替說謊人之父散播信息(8:44)

Christians Are Not Immune to Conspiracy Theories

By JOE CARTER

https://www.thegospelcoalition.org/article/christians-conspiracy-theories/

(譯者按:陰謀論者最新一輪的主張就是接種新冠疫苗是接受666獸印記。有極端教派這樣曲解啟示錄13章並教導信徒不應接受疫苗。其實我認為陰謀論者的思想比新冠病毒更可怕。我最初接觸陰謀論者,以為他們只是對某些社會現象過分敏感,有點捕風捉影,疑神疑鬼,但無傷大雅,也不需反駁。但他們的行徑似乎是越來越偏激,越來越離群,越來越多在社交平台發放誤導人的資訊。我認識的陰謀論者,不少都有反形式聚會的心態,因為他們認為大部分教會已經背道,已經被敵基督/共濟會滲透甚至控制。有些人甚至反對正統神學教義及聖經權威,不信三位一體及聖經無誤,就是因為他們看了陰謀論的資訊,誤信聖經已秘密地被有權力的人更改了原初的真理,就走向異端及極端教派,最低限度也不參與任何教會聚會。筆者覺得非常可惜。持守真理是對的,但持守不是真理的陰謀論卻是中了魔鬼的詭計,為教會合一帶來破壞,給世人的印象也受損。我們相信神是有絕對的主權,一切所謂敵基督/共濟會/深層政府的「陰謀」都在神的掌管之下,非有神許可不能發生。我們基督徒只需要按著聖經的明訓,靠著神的能力抵擋魔鬼的試探及誘惑,我們就能勝過撒但的攻擊。儆醒提防是需要,但不是提防某些秘密組織秘密計劃的秘密行動,而是提防魔鬼用我們熟知的世界肉體的情慾、眼目的情慾、今生的驕傲來引誘我們犯罪離開神。真正的基督徒絕對不會在敵基督所謂的秘密陰謀下不知不覺地跌倒或受害,因為主耶穌親口應許說:「我將這些事告訴你們,是要叫你們在我裡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16:33)。我們對神及祂的話語有信心,我們也能勝過世界:「使我們勝了世界的,就是我們的信心。」(約一5:4))